•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冲田杏梨种子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4 23:56:41

冲田杏梨种子

儒学中的心理学 儒学中的心理学,实际指的就是儒家的心性之学。《中庸》说圣人之道“致广大而尽精微”。所谓的“

儒学中的心理学 儒学中的心理学,实际指的就是儒家的心性之学

《中庸》说圣人之道“致广大而尽精微”

所谓的“广大”,指得是儒学中的宇宙论;所谓的“精微” ,指得是儒学的心性之学

儒家的心性之学,极为深奥微妙,且牵扯到大量的专业性术语与概念,一般人较难理解;所以我一直认为,它比较适合三类人学习:第一类,有深厚的儒学功底,尤其熟悉宋明理学的人

第二类,对佛学有深入理解的人,尤其熟悉禅宗者;第三类,系统地学习过西方心理学的人

中国的心性之学,兴起非常早,按照朱子的意见,从传说中的尧舜时代,就已开始萌芽

他在《中庸章句.序》中认为,舜帝传给大禹的十六字箴言,便是儒家的“心传大法”,也即“心性之学纲要”

这十六个字是:“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然而,中国的心性之学,一直到孔子时代,都没有发展出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

孔子本人,很少谈论“心性与天道”

可是孔子不谈论,并不代表他不研究;实际孔子对心性问题用了很大功夫,只是还没有将之理论化,没法用语言准确的表述;因此,他只能采取“心传”之法,教授弟子

而“心传”与“言传”有很大的区别

言传,可以用语言准确的表述,讲给学生听;而“心传”只能以心传心,通过启发等方式,让学生自己领悟

所以,“心传”教学法,对学生的要求很高,不是每个学生都可以接受“心传”的学问

他必须具备三个条件才能可以,第一绝顶聪明;第二有超人的悟性;第三,有志趣

孔子刚开始的时候,看重颜回,希望把心性之学的精要传授给他;但颜回早早去世,让孔子非常失望;最后他退而求次,把心性之学传给了曾子

曾子尝试着理论化心性之学,写《大学》;曾子的学生子思,继续老师的工作,写《中庸》

再后来,儒家的心性之学传到了孟子那里;所以我们今天读《孟子》一书,会发现里边有大量心性之学的内容,非常难懂

孟子自认是子思的私淑弟子,所以在学术史上,便有了一个思孟学派

思孟学派的研究重点,便是心性之学,用现代的术语讲,可以称之为儒家心理学

孟子试图将心性之学系统化,但没有成功,基本中断了

东汉时期佛教东传中国,佛教在中国化的过程中,与思孟学派的心性之学结合,产生出了禅宗

(需要说明一点,关于佛教受思孟学派影响而产生禅宗之事,学术界早由此说;但现在只能找到有限的根据,还缺少更强有力的证据支持

)后来,到唐宋时期,佛教禅宗中的心性之论,又给儒学心性之学提供了启示与养分,从而推动了理学的诞生

宋明理学,从表面上看,其最大特色就是心性之学

有的学者甚至狭隘地认为,宋明理学就等于心性之学

儒家的心性之学发展到理学阶段已相当成熟,形成了一个完整精密的理论系统;这一点是西方心理学所不能比拟的

但是,与西方心理学相比,中国传统的心性之学也有其不足;那就是它偏向于内省自修,而缺乏西方心理学的外在工具性

西方心理学借助现代科学的方法,利用数据、实验等,对心理学进行了精细化研究,这是中国传统的心理学所不能比的

因此,东西方心理学各有特色与优缺点,我们研究中国传统的心性之学,需要全面从西方心理学之中吸取养分;反之,西方心理学要想走出当前的理论困境,也需要向中国传统的心理学学习

中国的心性之学与西方的心理学相比,有不同点,也有许多相同点

它们的不同点主要有三:第一、研究的目的与目标不同

中国的心理学主要“尊德性”

其特点:是站在自我本位,自省内求

其主旨:是通过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以实现自我道德完善,使自己的内心世界保持健康与正确的状态

西方的心理学,主要“道问学”,努力向自然科学靠拢

其特点是:知识化、工具化

其旨趣在于:通过研究人的心理,寻找出上帝隐藏在人心灵中的秘密,以便管理人、利用人、控制人、引导人、给人治疗心理疾病、指导人明智的生活,给社会管理者提供治理意见等

第二、理论的前提不同

中国的心性之学,认为“人性本善”,其整个理论体系的大厦,是建立在“性本善”这个基础之上的

西方的心理学,尤其是精神分析学派的心理学,其理论前提是建立在“人性本恶”的基础之上

弗洛伊德认为人的精神主要分三个基本部分,即本我、自我、超我

本我,指人的自然动物本性,以追求自身快乐与繁衍后代为动因,冲动、贪婪、盲目,有恶的倾向,所谓“本能的兽性”

自我,处在人的兽性与社会人性之间,它为了使人适应社会化的生活,所以不断监督着人盲目冲动的本我,试图把人的“兽性”关进笼子里,但也要时时适当满足人的兽性需求

如果自我对本我监督过于太严厉,严重压抑本我,容易引起本我的病变,甚至引起本我的逆反,从而引发人的精神性危机与心理疾病

超我,是社会人性之我,代表着良心与道德,是人理想化的人格

依照儒家心性之学的观点,弗洛伊德的“本我”,并不是真正的本我,而是“气质之我”;人的真正本我,是“天命之我”

天命之我,光明清净,仁义礼智,代表着善

气质之我,受邪气与习惯影响,有恶的倾向,代表着人的“禽兽之性”

人的真正本我,也就是天命之我,与弗洛伊德所说的超我,没有本质的矛盾,两者具有一致性

因此,自我不但要监督本我,防止它作恶;而且还要修理矫正本我,以除去本我之中的“恶”,使之恢复到“天命之我”状态,以与“超我”相适应

孟子称这个过程为“复性”,也就是恢复人善良的真正本性

弗洛伊德认为,“自我”对“本我”的监督改造,容易引发人的心理健康问题;而中国的心性之学则认为,人若放纵自我,容易使心入魔,引发心理疾病;而用“自我”监督改造“本我”,不仅不会引发心理疾病,而且还能驱除心魔,发明真正的本性,让人的心灵更加健康强大,从而做到“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第三、方法不同

中国的心性之学,虽然也讲究逻辑推理,以及分析、归纳等,但是强调一个字:“悟”

悟,是一种很神秘、很个人化的知识获取方法,只有当事人自己能体验,其他人没法参与,更没法测量评价

而在西方心理学中,没有“悟”这种方法;相反,它努力要做的,是借助数学、仪器、实验等科学工具,将知识明晰化、标准化、资料化

中国的心性之学与西方的心理学相同之处很多,这里举几个例子说明

之所以举例子,是因为西方心理学尚没有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各家各派相互争鸣,观点抵牾,很难从总体上把握,只能择其有代表性的观点,姑且对比说明

例一、两者研究的对象基本相同

它们都以研究人的本性,及心理精神活动为主;而且所关注的基本概念有诸多相类之处,如心、性、情、意、欲、志等

例二、西方心理学的某些重要派别,如行为心理学,认为人是可以教化塑造的

约翰.华生就说:假如给我一打健全的婴儿,把他们带到我独特的世界中,我可以保证,在其中随机选出一个,不用考虑他的天赋、倾向、能力,祖先的职业与种族等因素,我都可以把他们训练成我所选定的那种类型的人物,譬如:医生、律师、艺术家、商人,或者乞丐、窃贼

中国的心性之学,也认为人可以教化塑造

孔子说:“少成若天性,习惯成自然

”《三字经》云:“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都是说,通过教育及社会环境的影响,能改变人的气质之性

然而,行为心理学与中国的心性之学相比,有极端化的倾向,不如中国的心性之学中正

比如,中国的心性之学认为,人虽然可以教化塑造,但是这种塑造有一定的限度,人性情中某些天生的东西,不管通过什么手段教育训练,都难以改变

一句话,教育与训练非常重要,但不是万能的

而且,中国的心性之学还认为,人与人之间有较大差别,有些类型的人容易教育训练,有些类型的人难些,还有些类型的人很难教育塑造

故孔子说:“唯上智与下愚不移也

”也就是说:唯特别聪明的人与特别笨的人,难以教育改变

颜之推则说:“上智不教而成,下愚虽教无益,中庸之人,不教不知也

”另一方面,行为心理学还尚没有解决两个重要问题:一个是,为了什么目的,去改变塑造人?第二、谁有资格,去控制每个人的生活细节,及制定社会准则?例三、西方推崇人本主义的社会心理学,认为人不只是物质性的,还是精神性的;人不仅具有兽性的一面,更具有神性的一面

亚伯拉罕·马斯洛就说,人的需求从物质性到精神性,可分为七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生理需求

指人生理上最原始、最基本的需要,如吃饭、穿衣、住宅、医疗等等

第二个层次,安全需求

如肉体不受伤害的需求,免于灾祸的需求,生活有保障的需求等

第三个层次,爱的需求

指个人渴望得到家庭、团体、朋友、同事的关爱理解,希望获得亲情、友情、爱情等

第四个层次,尊重的需求

即希望保持自尊,获得他人尊重,及获得权力等

第五个层次,满足好奇心及希望理解控制周围环境的需求

指个人对自身和周围世界的探索、理解及解决疑难问题的需求

第六个层次,审美需求

指人对周围美好事物的追求及欣赏

第七个层次,自我实现的需求

指使自己趋于完美,想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的需求

中国的心性之学,认为人生对物质的真正需求并不是很多,而对精神的需求却非常巨大;人生的幸福,不只靠物质保证,更靠精神保证

而且,儒家对人性持极为乐观的态度,认为只要肯通过学习提升自己,人人都有成为圣贤的可能

孟子就说:“人即可为尧舜

”例四、在孩子的教育方面,西方心理学家埃里希.弗罗姆认为,母亲之爱与父亲之爱不相同,母爱是一种无条件的祝福,孩子不需要付出努力就能得到;父爱却是有条件的,它要求孩子顺从,不顺从就会失去父爱,而且会受到惩罚

母爱能给孩子安全感,让孩子感到温暖信任

父爱让孩子懂得敬畏,明白犯错将会受到惩罚;而且能激发孩子的上进心,让孩子通过努力去获取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好的家庭教育,应当顺应这种自然的人伦秩序,父母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不能一味的溺爱,也不能一味地严加管教

弗洛姆的这种观点,实际暗合了儒家“严父慈母”教育理念

有些人认为,中国古代没有现代西方意义上的科学,这基本是对的;另有人说中国古代没有现代西方意义上的心理学,却是无知

中国的古代不仅有类似于西方的心理学,而且还发展的非常成熟,有完整的理论体系

如果我们今天能把中国与西方的心理学会通起来,不仅能完善传统的儒学,而且还必然能给西方的心理学开拓出一个崭新的世界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