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hougongshequ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2 14:34:51

hougongshequ

五号除灵者总会问我一个问题:“你相信鬼魂之说吗?” 作为法医,总会有人问这个问题,但我没想到第一个问我的人竟然是个刑警。

this wonderful life全新连载:神探高成系列《寻灵手记》第一季 异人实验陆隐藏的档案 田老头收起那些档案资料,急匆匆地走了

临走的时候,他让叶平写一下工作记录

如果说雷教授是个怪胎,那么田老头绝对是怪胎中的极品

对于叶平这个第一天上班的人,他什么都没教,甚至连厕所在哪都没跟他说,结果晚上临下班竟然让他来写工作记录

叶平翻看了一下桌子上的工作记录,零零散散的,除了有几页象征性地写了一些废话,其余都是空白

叶平将今天来档案局做的事情简单写了下,包括多余档案的整理、标号、排序

这些用字眼看起来很简单的工作,其实做起来非常难

好不容易写好,收拾好一切,准备走的时候

楼下的同事抱着一叠档案袋子上来了

“刚在下面发现的,也没多少,就给你送来了

你一并把它整理了吧

”叶平有些生气,这里的人还真是精明,逮个人想当驴用啊

生气归生气,不过面子上还是要和气

叶平笑着将那一叠档案袋收了过来

这些档案不知道被封闭了多久,打开档案的时候,一股浓重的灰尘味扑面而来,叶平忍不住咳嗽了几下

他只好等那些灰尘散去后,抽出了里面的档案内容

让他意外的是,从那个档案袋里抽出来的竟然还是一个档案袋,不过这个档案袋用细密的塑料油布包着,并且档案袋的封面也有些不一样

这个档案袋上面的档号和档案馆号都没有填,档案名是《关于寻灵计划调查》,立档单位是豫城文物局、豫城市政府,密级竟然是绝密

所有的档案中密级大多是秘密,很少有机密,绝密应该都是属于特别机密的事情

很多绝密的档案,叶平也就是听朋友说过,但是从来没有见过

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一份绝密档案文件

好奇心像猫爪一样挠着他的心,犹豫一番,叶平打开了档案袋子

依然是灰尘扑面而来,里面是密密麻麻的一沓稿纸

前面几张似乎都是审讯记录,大多数是一问一答的形式

审讯记录后面的是篇匿名回忆录,字体工整,文笔也很流畅,就像是在写小说一样

叶平打开第一页,仔细看了一下,顿时陷入了里面

我是7号,也是整个计划的执笔者,男,职业是法医

1978年,国内司法部研究所组织法医培训班

拥有国外留学经历的我幸运地成为了其中一员

在法医培训班结业后,我被分到了豫城公安局法医部

法医部一共四个人

但是真正接触尸检,随行现场的除了我,还有一个老头,他叫铁奎,是公安局里的老法医

据说老铁家祖上是朝廷御用的仵作,很多看尸断查的本事从不外传

我的到来让老铁很不高兴,几次三番都给我出难题

这个我可以理解,传统的看不惯新进的,如同中医反感西医一样

我的父母都在国外,因为性格的原因,朋友很少

所以大多数时间,我都是呆在法医科

偶尔,会去局里旁边的运动场看人打球

和五号除灵者就是在运动场认识的

五号除灵者和我一样,也来局里没几天

没有案子的时候,他会来运动场打球

五号除灵者是做刑侦的,有时候好几天都看不见他,有时候却又天天看见他在打球

关于他,局里的人都知道,五号除灵者的父母都是警察,在他很小的时候因为执行任务双双遇难

可能是父母早亡的缘故,造就了他的性格有些孤僻

如此算来,五号除灵者是我在公安局里唯一的朋友

其实,和五号除灵者的交流并不多

很是时候,五号除灵者总会问我一个问题:“你相信鬼魂之说吗?”“不信,但是我相信每个人都是有灵魂的

每一个死者都值得尊重

”这个回答是在学校的时候老师说的

那时候,老师就说过,作为法医,总会有人问这个问题,但是让我没想到第一个问我的人竟然是个刑警

“这个世界很奇怪的,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五号除灵者听完我的回答,重新拿起篮球,向球篮扔去

两天后,法医科送来了一具尸体

老铁笑眯眯地看着我问一个人行不行

我拍着胸脯说,没问题

送尸体的同事似乎有些不放心,但是却被老铁拉走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独立操作,但是却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恐惧的尸体

尸体是一个成年男性,死于中毒,所以整个脸特别得涨,眼睛爆睁,瞳孔发红,整个身体因为死前的痛苦到处是伤痕

尸检表格上第一栏便是死亡原因

这种外表无法看出具体死因的尸体,只能解剖确定

我将尸体的衣服褪下来,奇怪的是,尸体的脖子上绕着一圈细小的红线

为了方便,我将红线剪断,去到了一边

解剖并不复杂,我一边按照步骤进行,一边记录着检验结果

也许是太过投入,我都没有发现尸体发生了变化

尸体的头发和指甲在短时间内竟然疯长了两倍,并且指甲的颜色特别深

白炽灯下,这个发现让我特别意外

尸体已经确认死亡,甚至为了看中毒情况,我已经将他的肚子都开了一条缝,但是他的头发和指甲却莫名地生长

就在我准备进一步解剖的时候,尸体忽然坐了起来,跟着头也转了过来

人死后,神经会有一些触动,难免会发生一些反射

但是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这简直就是老人说的诈尸啊

我看着尸体慢慢从解剖床上走了下来,然后一步一步向我逼近

转瞬间,解剖室里的灯突然灭了

等到灯再亮的时候,我看见尸体已经躺在了解剖床上,旁边还站着一个人,他是五号除灵者

“想着老铁头让你一个人处理,怕出问题,便过来了

”五号除灵者若无其事地说道

刚才的变化,让我舌头发麻,浑身冰冷,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以后,看见这东西,不要轻易去掉

”五号除灵者拿起刚才我剪掉的红绳,重新系到了尸体的脖子上

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将叶平从丁小柔的回忆录里拉回了现实

他拿起手机接通电话,很快,听到对方的声音

“要不晚上一起吃个饭?”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声音,带着一点点怯意

“不了,你自己吃吧

”叶平果断地拒绝了,不过在挂电话之前他鼓足勇气又说了一句话,“等我下班了,过去看看你

”“好的,好的,太好了!”对方愣了一下,很快高兴地叫了起来

叶平低下头,拿起第二页想要继续看下去,可是刚才的电话却让他有些烦躁不安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已经快八点了,于是他干脆收起东西,准备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他顺势从那个档案袋里拿走了两页记录,塞进了包里

柒疯尸病 车子离开了市区,沿着淇河大道向北开去

坐在副驾驶上的田奎微微闭着眼,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他的手里拿着高成给他的档案,其中几页他抓在手里,一直没有放回去

从档案局出来,田奎径直上了高成的车,然后在导航仪上输入了目的地,跟着便让高成开车

高成早已经习惯了师父的做事风格,他也不问

发动车子,向目的地开去

对于今天下午在殡仪馆见到的事情,高成虽然满腹疑惑,但是他感觉师父应该了解一些东西

从警六年,虽然见过不少怪异离奇的案件,但是今天这种案件还是第一次遇见

一个死了好几天的人,怎么还会爬起来呢?这一点,高成百思不得其解

导航仪上的目的地比较远,都到了城郊区,路程需要二十七分钟

根据田奎设置的目的地,高成猜测那里应该是安城墓园

自从高成到警队跟着田奎后,每年的清明节他都会开车送师父来安城墓园一趟,那里有一座无名的墓碑,每次他都会在那里呆上一个小时,也而不说话,只是抽烟,偶尔还会低声抽泣

也许墓碑里埋了一个很重要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姓名

以前高成问过,师父也没告诉他

半个小时候,导航仪上提示目的地到了

田奎睁开了眼,将手里的档案收起来,下了车

高成跟着走下来,这次发现他们所处的位置是在安城墓园的后面

田奎指了指前面的一条小路,然后快步向前走去

小路没有灯,地面崎岖不平,还有一些积水

高成没走几步就把两只脚搞得湿漉漉的,他心里不禁有些抱怨,也不知道师父带他来的是什么地方

所幸没走多远,他们在一个房子面前停了下来

高成打量了一下,发现眼前的房子竟然是一个门面房,旁边还挂着一个木牌子,上面写着主要营售的是棺材、寿衣之类的东西

田奎敲了敲门

门开了,一个女人站在门口

看到田奎,冲着他点了点头

高成却有些意外,眼前的女人大约二十多岁,穿着一件普通的衬衫,但是皮肤白皙,眼睛又圆又大,头发束了个马尾

这和她所处的棺材店简直格格不入,尤其是当高成走进房子里面的时候,他发现这个女人竟然就是棺材店的老板

“这是苏小梅

”田奎给高成介绍了一下

“你好,我是……”“高队长,你好

”没等高成自我介绍,苏小梅喊出了他的身份

“好了,我们开门见山

”田奎将那份案卷档案放到了桌子上,指着秦树德的死亡现场说,“我看了下,可以确定这个死者的症状和之前的一样

今天下午,小丁还看到了他尸体起尸的过程

这是死者死后第四天,但是还出现了起尸的现象

”高成听得一头雾水,之前的死者?莫非之前就出现过这样的案件?“对,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可能是他们进化了

因为按照以前的情况,在死者死亡后的四十八小时,所有的异常都会消失的

”苏小梅点点头说

“师父,之前有过这样的情况吗?”高成忍不住内心的好奇,问了一句

“我有些事情要办,你的疑问,小梅会告诉你

”田奎冲着苏小梅点了点头,然后自己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来,我们坐下说吧

”苏小梅说着,拉了一把凳子放到了桌子前

高成坐下后,苏小梅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然后递给了高成

这是一份发黄的文件,外面的文件包装袋已经脱色,上面隐约可以看见其中两个字,保密

打开文件,高成看到这是一份90年代的保密协议,其中第一页资料上面写着,关于苏小梅和杜发的身体研究报告

报告页数不多,但是密密麻麻的全是一些看不懂的数字以及团案

后面还有一张人体图,上面的骨头扩开,仿佛有什么外力,将他们深深困在里面

高成这才发现,他们骨头和正常人的不太一样,他们的头骨比正常人也要大一圈

在保密协议的后面,还有几张剪辑的报纸贴在上面

那些报纸上面全部是关于一个名叫“疯尸病”的新闻

所谓的疯尸病,是从一个村庄传染出来,一个死去的老人,在女儿为他守夜的时候,突然从棺材里跑出来,逢人又咬又啃,仿佛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一样

被尸体咬过啃过的人,在半个小时后也会疯狂地诈尸

为了控制这个场面,国家安全部门专门派了一个调查组来到安城

来到安城的调查组了解了疯尸病的情况后,他们不得不找人帮忙

同时避免群众恐慌,低调行事

让高成意外的是,在其中一张报纸上,他看到了一张黑白合影,上面一共七个人,其中竟然有师父田奎

旁边的女孩看着也有些熟悉,高成定睛辨认了一会儿,不禁心头大骇,那赫然正是坐在自己旁边的苏小梅

看到高成看自己的眼光有异,苏小梅知道高成看到了照片上的自己

她也没有隐瞒,简单地将那个文件里没有的事情补充一下

疯尸病出现后,为了避免扩散,安城所有部门配合调查组的要求,从各个地方抽调了了一个小分队负责专案对接,这个小分队的队长就是高成的师父田奎

“你们也是警察吗?”高成看着照片问

“不,照片上除了田奎外,我们都是疯尸病的患者而已

”苏小梅苦笑了一下然后陷入了回忆中

未完待续……图片来自网络转侵删长按二维码关注:如书谈诡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